联系我们/ CONTACT US
您的位置:首页 > 产品中心 > 压槽机

压槽机

98年长江大堤即将溃决数十万人未撤离连长下令全连死守30分钟

发布时间:2024-03-31 作者: 压槽机

  1998年6月,长江上游地区降雨不断,九江大堤的水位急速上涨。虽然之前大坝两岸经过多数加固,但这次它却承受着南北两面每秒近6万平方米的巨大水流。在如此庞大和持续的洪水面前,造成了山洪倾泻,堤坝溃决,无数房屋被湮没。

  百姓流离失所,生命和财产得不到保证。面对天降灾难,国家立即下达命令,抢险救灾!数十万的人民子弟兵跳入长江之中,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洪水泛滥,整整三十分钟,拯救了三十三万的百姓。

  那么为何新修缮的长江堤坝会决堤?这三十分钟里又承受着多大的危险呢?

  1998年,长江地区发生了自1954年以来又一次特大水流,由于当年气候异常,从梅雨季节开始,鄱阳湖、洞庭湖连续的暴雨造成水位不断上涨,这就使得水位高度超过了警戒线。尤其是长江上游地区,入江的水流增大,先后有7次洪峰和中游支流叠加,九江河道的水位线已经超出历史最高。

  这个地段作为“天险”,地理位置特殊,前面是波涛汹涌的洪水,后面是偏安一方的数万百姓,一旦决堤带来的后果将是不可估量的。

  九江市位于江汉平原上,地势低洼,当年在长江地区我国的排水系统并不完善,江坝一旦被毁,排洪不畅,所造成的损失不堪设想。

  8月7日这天,一名士兵在巡逻时发现异常,在九江大堤的四号、五号闸口,有三个泡泉。泡泉又称管涌,发生时,水面翻花,随着水位上升,时间持续得越长,情况越危险,大量的水沙上涌,河床堤坝的建造都将松散,一旦被掏空,直接发生坍塌。凭借着自己多年的观察经验,这名士兵立即拨打了抗洪部的电话,将情况如实汇报。

  还没等电话挂断,泡泉口的直径有十几厘米汇聚成了1米,喷涌而出的水伴着泥沙、石子四处飞溅。这时候有人来报九江钢厂家属院内出现异常,一位女员工在打理自家的菜园时发现,地下不断冒出了水泥浆。住在长江地区的群众很是“敏锐”出现这样的状况,第一时间上报给了保卫科。

  这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明白“大坝要出事了”,九江钢厂家属院与九江大坝仅仅隔了一面墙,保卫科接到通知已经来不及细想赶忙通知了军分区的战斗指挥室。得到消息的团副参谋长王耀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,用时仅仅三分钟集结了七十多名反坦克连的士兵,亲自带队去了事发地点巡查。

  渗水情况不断被报告,到达堤坝时,已经接到了十六通电话,王参谋长心急如焚,在巡查时发现之前的1米泡泉已经汇聚成了五米,水柱喷发出来的泥浆已超越了他的半身。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出现更大的意外,每两米都有一名士兵在其中观察。剩下的战士分成三个小队,每队负责一个泡泉,势必要堵住。

  此时警戒线的水位已经亮起红灯,水位超过了0.22米,王耀不顾危险带着六名战士直接跳到了泡泉内,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泉眼。可泡泉的力量速度远超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,短短数秒他们的耳朵、鼻子、脸庞全部被泥沙所裹,身上更是越来越重。随着水流越来到越大,这六名战士直接被水流冲走。

  还在不断救灾的人们看在眼里痛在心上,这件事震惊了全国,上面指挥部更是全力集结队伍准备救灾,附近身强力壮的村民也加入进来,一场弥漫着“团结”的战争即将打响。

  在灾情面前,人民子弟兵表现出了英勇的大无畏精神,其实在7月中旬时刻,原就第一个接到上级命令,数十万的士兵从浙江、安徽、江西等地,集结进发,整一个完整的过程仅仅用了两个小时。要知道行军之路并不那么简单,从北到南日夜兼程也需要28个小时才能到达,可谁也没有退缩,一路上连吃喝都没能顾得上,直接投入了救灾的队伍里。

  连续几天的暴雨已经让无数村庄和农田被淹没,所有的危险步步紧逼,洪灾的隐患危及到了国家的粮库和电厂。为了能抢在洪水前面,数十万的救援官兵一个接着一个跳入了江中,用自己的身躯筑起了一道人墙。随后齐刷刷地喊出口号“人在堤在”岸上的老百姓看在心眼,疼在心里,呼喊着他们“别再下去了,别再跳了”。

  从早到晚,24小时内人数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,体力不支的战士在巨浪中不断有人被冲走,连续8天的奋战,大堤终于被遮挡住。到了8月初,抢险救灾活动已经到了扫尾的阶段,为了能够更好的保证后续不再出现隐患,战士们还是一直不间断地巡逻。他们明白在身后不单单是责任,还有33万老百姓的命。

  8月7日的到来本该高兴,第一批救援的队伍退到了二线,大部队开始陆陆续续地撤离,可当巡查兵发现泡泉的时候,所有人都傻了,水面翻花,泥沙不断上涌,堤坝严重被侵蚀。一旦塌陷,整个九江市就被淹了,可现在剩余的4万人已经十几天的奋斗在一线,疲惫不堪的身体根本吃不消。

  想到这,带头的领导胡维君紧急指挥,命令一名战士通知连队带人疏散人群,疏散政府单位要员,随后按着王耀参谋长的指挥,带队下了泡泉,用自己的身体堵住往外喷发的泥浆。可这样的做法无疑是以卵击石,六名军官牺牲以后,战士们沉浸在悲伤中,本以为救灾即将结束,没想到更大的隐患刚刚到来。

  王耀参谋长知道这样肯定不能制止泥浆喷发,直接调用了坦克连卡车,这个重达五吨半的庞然大物面对泥浆都无计可施。就在这时,赶来救灾的群众将自家的车辆停在路边,他们嘴里喊着的名字,誓愿与战士们共存亡。

  下午1点50分,长江堤坝九江段被洪水冲垮,顷刻间一道八十米的大口子裂开,数万吨洪水倾泻而下。九江市西区地段全部被淹,眼看情况十分危急,部队指挥官紧急调配船只,他们发现在下游尽是运煤的船只,动用老百姓的东西,只得先去商量,户主欣然同意把所有的媒船和煤块全部奉献出来。

  水流的湍急已经让数百名战士丧生,王参谋长为了鼓舞士气,对大家喊着“加油”并告知大家南昌预备军第31集团军在今晚20点之前一定会到达增援,在这之前,希望我们大家能守住。战士们听完心中鼓舞,增援部队在路上,这是最好的消息。

  可他们也明白,此时堤坝决口已达到30米,九江市成了一片汪洋,连路边笔直的路灯也被洪水淹没。三十三万的群众,转移过程中更是出现了不同程度地受伤和死亡。十几天没日没夜地战斗,让战士体力不支,第一批换下来后顾不上吃饭齐刷刷地躺在草丛中,哪怕只能闭眼十分钟,也是好的。

  到了晚上7点23分,水流更加凶猛,石子、煤炭沉入泡泉底部,决堤口终于被掩盖住这时候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。为了调集更多的石块作为连长的王申东直接下令,全连士兵死守三十七分钟,等待救援部队的到来。得到命令后的一刻不敢松懈,本该休息的士兵全部跳了下去,人墙慢慢的变多,越来越结实。

  大部队的老百姓还在不断转移,在水里的这三十分钟恐怕是许多战士这一生不可磨灭的记忆。晚上八点整,第31集团军就位,立刻跳下水建立起第二道防线,一夜之间,百姓几乎转移完毕,市区内的洪水也被全面控制。

  第二天上午9点10分,被堵住的大堤再次冲破了水流,这次的长度达到了60米,整个九江大段已经坍塌。董万瑞将军亲自上阵指挥,在看到实际现状后,立即作出反应,下令不顾一切代价往堤坝中投放钢管柱和钢管笼,插好后再往里面投放石子儿。

  这一方案得到所有人认可,可是现实的情况并不好操作,这么湍急的水流,下机器是不可能了。水电操作也根本打不开,危急时刻只能人工作业,顾不上危险,战士们一个个跳入江中,拿着数十米的钢管和铁榔头在水中打砸。

  下水的共计200名士兵,用时5小时围成了一道栅栏墙,减少了水流的速度,但水下的旋涡迅猛。稍一不留神就被卷进去,即便这样也没看到任何一个战士退缩。

  看着无数士兵前赴后继地跳下去,九江市的百姓坐不住了,安顿好家人后,一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们把棉被、蛇皮袋裹在身上拿着钢管也下了水。整整数十万的军民和战士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铸造了“洪墙”,经过30个小时的战斗,第二批的救援部队赶到。

  已经72小时没合眼的指挥员、才放下心来,随着一声“换防”让大家看到了胜利的希望。

  8月9日,上级亲自赶到了救灾现场,登上沉船,看着奋斗了十几天的战士,一遍又一遍地说着:“拜托了同志们,务必堵住决堤口,国家支持你们,我替国家和人们谢谢你们。”这些话让战士们动容“为人民服务”这五个大字响彻整个长江口。

  中午11点46分,决口处开始合拢,这条口子已达到了243米,在合拢的过程中,战士们一刻都不曾停歇。慢慢地水流和速度开始减少,经过79个小时的努力,在8月12日晚上8点半实行全面合龙完成,这也标志着抗洪救灾我们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  一个个被水泡成“腐竹”的士兵快速上了岸,顾不得一切躺在自己的沙包上,老百姓们也在岸边欢呼雀跃。从七月底到8月中旬,这二十几天仿佛过了二十个世纪。

  看着这些战士累倒在堤坝上,所有人都哭得泣不成声,他们平均岁数只有二十几岁,在家长眼里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但在这样一个时间段他们有了共同的名字“战士”。

  随后的时间里他们开始帮助灾民重建家园,打扫清理最后的“战场”。9月15日,在重整旗鼓后,上级作出指示,给予了撤退的命令,为了不打扰老百姓们的休息,部队决定凌晨五点出发。可是没有想到,当他们开车来到街道上,几乎全城的百姓已经手持五星红旗站在道路两边等候着了。

  大家挥舞着红旗,拿着一篮又一篮的鸡蛋、水果、馒头、玉米,往的车上投送,可战士们坚决不能要,百姓们扒着车门,热泪盈眶地希望地想让他们能收下,有些人放在车上拔腿就跑,生怕食物被扔下来,整整5公里的道路,走了4个多小时。

  百姓们呼喊着“感谢你们,感谢人民子弟兵。”不断地跟战士们握手,战士们看着百姓的热情,也忍不住地哭泣。这些日子大家生活在一起,不顾危险保卫家园,军民早就成了一心。

 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这是中国历来的国训,领导曾说多“多难兴邦”在整个世界的人眼里,中国人永远都是团结的,这样的家国情怀永远让我们心存感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加多

相关推荐